社会新闻志愿者:我的生病了,而我能做的真的太少

社会新闻 2020-02-1754未知admin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7日电(付玉梅)1月23日上午10点,正式封城,至今已过十余日。仍在蔓延,除了医护人员,还有一些聚光灯以外的市民们也站了出来。他们救助留守宠物、接送医护人员、协助市政……在封城之下的,社会新闻这些志愿者们也成了“者”。以下是他们的故事(略有编辑):

  “接送的医护人员很多只是95后”

  李维,男,接送医护人员志愿者

  除夕(1月24日)那天,我在站接到了第一名医护人员。那是封城的第二天,所有公共交通都瘫痪了,出租车、网约车也停了。考虑到很多一线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我们自发建立了一个志愿接送群。

  刚建完群,我就收到了一名中南医院的求助。那天下着雨,外面很冷,她已经等了很久,我戴上口罩立马就出去了。

  接到她后,她告诉我,由于爆发,他们医院作为定点医院突然取消放假,要求条件允许的人都回来上岗。她那会刚到站,收到消息马上退了回黄石老家过年的票,想赶回一线支援。聊天中我发现,她只是一名95后的小姑娘。

  我把她送到目的地后,群里另外两个中南医院的也在求车。她们也是被召回来晚上要去上夜班,上班时间是九时,我和她们约好了八时用车。

  晚上我早到了,发现她们更早就在楼下等候。上车后,她们送了我一盒牛奶和一个小点心作为感谢。我回送给她们一块白巧克力。在我看来她们都是白衣,所以后来我用白巧克力作为见面礼,送给他们每一个用车的医护人员。

  从那天开始,我基本上每天花大概十个小时的时间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我的车一周跑了两箱油,行程有上千公里。慢慢地,越来越多人加入我们,比如一些水果店老板主动联系我们,说要捐赠水果、零食给物资缺乏的医院,我也会帮他们就运送过去。一些医护人员看我每天在外面奔波,送给我一些酒精、口罩等用品,其实这些对他们来说也是特别紧缺和宝贵的物资。这些都让我很。

  志愿者期间工作照 受访者供图

  就像一开始接送的那位一样,我接送的医护人员大多数也只是95后的年轻人,这段时间看到他们的疲惫和担当,和他们相比,我做的这些都不算什么。还在继续,但我相信只要大家一起扛,我们的会好的。

  “动物也想知道,他们的主人何时能回来?”

  一薇,女,喂养留守动物志愿者

  封城后,不仅大家出不去,很多人也回不来。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几天后,一位朋友向我倾诉,他的猫还留在家中,现在快断粮了,不知如何是好。

  他住得比较远,我一时也帮不上忙。后来我误打误撞找到一个群,原本是一个救助流浪动物的爱心组织,现在专门用来帮助喂养留守宠物。群里不仅有像我朋友一样求助的宠物主人,愿意帮忙的志愿者,还有提供猫粮、送货上门的宠物店老板,甚至还有撬锁的。

  出于安全的考虑,大家多采取就近喂养的原则。我现在养着两只猫两只狗,基本都是收养的,所以我很能理解这些主人的心情,如果是我肯定也急疯了。我决定加入成为志愿者。

  目前,我在帮两户人家喂养猫咪,一家是一只布偶、一只橘猫,还有一家是一只英短,离我家都是大约2公里的距离。

  帮助喂养的猫 受访者供图

  我喂养时主人一般就会告诉我猫粮放在哪、水要用什么盆子加、要不要留灯、要不要开窗通通风等,有时我会主动和猫咪玩一会。留守太孤单了,我们都能体会。这些动物真的很可怜,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主人什么时候能回来。

  封城后,我们除了采购必要的物资也日常在家隔离。而这几天晚上出门喂养小动物,我们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另一面: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武,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空、这么安静的城。发生后,病毒让人们变得很远,我们自己也很焦虑,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次我们帮喂养小动物时,第一个委托人直接把钥匙寄给了我,第二个则找了上门撬锁的换了把锁,花了600元。

  我们本来都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没想到,现在他们的钥匙都保管在我手里。平日里很难建立起的信任,在这样的特殊时期里好像变得容易许多。一开始,我还会和他们视频通话看喂养的过程,后来他们说,没事,不用,拍小视频就好。

  我看着这些被留在的小生命,相信它们也将和我们一样,最后都会平安度过。

  “高峰时一天有六百多份订餐”

  敏希(化名),女,协助医护用餐志愿者

  爆发后,很多力量都参与进来为提供支援。我的一个朋友担心医护人员用餐和生活保障问题,志愿组建了医护用餐支援群和车队群。我进了群,承担一些对接联系、统计等工作。

  封城后,市内很多餐馆都关门了,物资购买也比较困难。我们一开始联系到一家郊外的餐饮店,他们愿意将春节期间储备的食材都捐出来,后期也愿意以供应,支援医护人员用餐。

  其实他们不是专门做团餐的店,这次的供应量对他们来说任务挺重的。我们对接的医院覆盖六七二医院、五医院、协和医院,一天需要送好几百份餐食,高峰时达到六百多份。

  将爱心餐饮配送到医院 受访者供图

  为了准时给医护人员送上餐,老板带着员工们加班加点,每天只睡3~4个小时。为了加快送餐效率,让餐送到医护人员手里还是热的,爱心车主也每次提前去帮忙打包。有时候,车主怕医护人员不够吃的,还特意跑到便利店去买。后来,又有一家专门做团餐的店主动联系我们,说愿意不计成本地为医护人员提供餐饮。大家一互帮互助。

  不过,考虑车队人员没有防护服等安全隐患,现在我们的送餐服务已经暂时停掉了。社会新闻但我们的群还保留着,社会新闻大家仍在想能为做些什么。

  1月29日时,我们想好了一个名字,叫“楚啦A梦志愿者队”。这个大团队里有律师、人、注册会计师、银行、通讯、国企等,还有很多我们都不知道身份的人,但大家齐心协力。我们感觉这次做起事来,好像机器猫一样啥都有,啥都能行。志愿送餐期间,医院给我们写了一封感谢信,里面有一句话是“风雨之后见彩虹”。我相信一定会的。

  医院给送餐志愿者们赠送感谢信 受访者供图

  “我的生病了,我能做的太少”

  胖叔叔(化名),男,协助市长日,我正式成为市市长的志愿者之一。我的工作是负责接送接听市长的话务员。

  那天立春(2月4日),很多人给我发消息说,待到春暖花开时再相聚。我想过,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是好好抱一下我的家里人,就这么简单而已。(中新经纬APP)

原文标题:社会新闻志愿者:我的生病了,而我能做的真的太少 网址:http://www.anxietymagicpill.com/shehuixinwen/2020/0217/14732.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轰轰烈烈新闻网 www.anxietymagicpill.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