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鸟影视如何看待2019年3月1日胖鸟电影被关站?

最新新闻 2020-01-21157未知admin

  2014年11月28日,胖鸟影视关闭网站的人人影视在微博留下一句拉丁文:“invictus neo”。这句台词出自美剧《疑犯追踪》第四季第九集,意思是:我仍未被征服。

  昨天晚上,同事在部门群里发来一条消息,内容非常简短:“胖鸟电影没了”和一句。

  尽管对我们这群影视工作者来说,“盗版”在绝大多数时刻都意味着“非法”、“盗录”和电影上映期间发往大大小小网站的律师函。但我们中间的每一个人,从上至下,从影视的员工到影视自的作者,又无一例外都是依靠海量的盗版资源才积累出所谓的阅片量。

  因此我们在日常工作中不知不觉地切割了“盗版资源”这个词,我们把那些绕开正版渠道的内容称作“盗版”,而把那些没有正版渠道的内容称作“资源”。

  制作人刘高明在2005年拍过一部名叫《排骨》的纪录片,拍摄了一个卖艺术电影盗版碟的年轻人“排骨”。江湖传闻,没有排骨找不到的片子,他对塔可夫斯基、伯格曼、奥利维拉、费里尼等电影了如指掌,什么时候出过什么片子都记得一清二楚。

  尽管卖的是盗版碟,但排骨对碟片质量要求极高,不是纯DVD不卖,压缩碟不卖,卖出去的碟他还要做售后回访确定质量没有问题。

  网友回忆胖鸟电影的小生,有人说小生对片源要求太高了,不了解普通观众,普通观众甚至分不清WEB和。小生说普通观众不懂,但是我懂,他们不会选片源,我们帮他们选。

  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和人人影视一起关闭的还有知名字幕网站射手网,沈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断·舍·离》的告别辞:

  “能令更多人跨越国家的藩篱,了解是世界上不同的文化,如果这个网站有帮到人,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需要射手网的时代已经走开了”。

  人人影视和射手停后不久,“限外令”未经登记的海外剧不得上网播放,新的海外剧必须拿到一整季全片并配好字幕提交审核,通过后才可以正常上线。

  在此之前有不少美剧有了正版的观看渠道,每周五零点守在搜狐追更《冰血暴》的日子,的确减轻了我对字幕组的依赖。

  可紧接着“限外令”之后的就是《生活大》、《傲骨贤妻》、《海军罪案调查处》等剧的集体下架,以及《生活大》第八季在审核了10个月以后才被允许上线播放。

  这下你不仅需要容“正版”渠道的各种镜头删减,还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整季完毕,你充值各大视频网站的会员,然后成了正版的者。

  Netflix的全球化战略里只有中国、朝鲜、叙利亚和克里米亚四个地区不在其中,严格意义上来说,港澳台也都可以收看Netflix,只有“仍未被征服”。

  这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影视行业紧随内容热点讨论着奈飞的《黑镜》、亚马逊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和HBO的《线》,然后我们既看不到海外的网站,也没有一家视频网站给观众提供正版渠道,那么大家都在哪看的呢?

  去年11月就上映还提名金马的电影《谁先爱上他的》我们是什么时候看到的呢?上个月。因为Netflix买下了这部电影的版权直到上个月才。我们才有机会通过盗版资源看到这部没有机会引进的电影。

  罗伯特达恩顿在《旧制度时期的地下文学》里说,启蒙运动里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由盗版书商、文人、串街小贩和走私者构成的“地下”。

  无独有偶,直到2011年中国人才读到正版的《百年孤独》,然而在更早的时候,马克尔斯和他的作品就通过手抄本和盗版书的“地下”影响了莫言、苏童、余华等一批中国作家。

  我理解为什么有人一听到“盗版”就心生,就像伏尔泰骂盗版书商是“阶级”。这多少是过去这些年大家版权意识增强的结果,要知道三年前知乎上还会有人问出“中国青年的观影量是否因盗版原因而远超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同龄人?”这样沾沾自喜的问题,今天就连靠着盗版资源起家的B站也金盆洗手做起了正版付费的生意。

  或许有一天,我们也不再需要盗版,但在这一天真正来临之前,希望我们仍未被征服。

  一件是资源太过集中。其实 p2p 网络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它的分布式,不会被几个网站或 app 垄断,也不会因为几个网站或 app 的倒下而。我们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被集中在几个资源网站,所以每次出现一个资源网站倒下的情况,就哀鸿遍野。其实如果我们能够习惯于资源的分散,习惯于自己检索资源而不是等着别人把资源喂到嘴里,一两个网站的倒下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资源获取。

  另一件是工具的使用。因为各种原因的影响,我们被吸引到各家的特殊下载工具或「网盘」,放弃浩如烟海的互联网,而去拥抱这些企业的局域网,也就同时放弃了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享。表面上看,我们的资源获取便捷了,但只要政策变革,或者某种风声变紧,你就会忽然失去很多资源的获取渠道。

  大家说,那些健康、不吸血、不偷鸡的p2p下载工具,不如那些吸血下载工具快。这当然是因为我们都被吸引到那些局域网的资源世界里,也渐渐停止了对的分享。外面那个更大的世界固然更,也需要我们。

  如果我们都使用不那么的下载工具,其实也会获得更大的。一个网站的下载链接界面可能会失效,但c6e11629c9cb8702f9554950ec3f0243a0a9f9da是无法从技术上大规模屏蔽的。只要你知道BT种子的磁力链接格式。

  即便你不知道BT种子的磁力链接是以【gnet:?xt=urn:btih:】开头,也只需要把那串字符扔进搜索引擎的搜索框就能找到完整链接。这当然比被在一两个资源网站好多了。

  而搜索磁力链接的工具,简单而繁多。就像从未被。只要在搜索结果里按「人气」或「热度」排个序,你很容易找到让你满意的资源。

  当然,现在这些磁链的搜索网站,最大的问题是被占领得太厉害。就像土摩托老师说的,搜「free solo」,结果都是那什么……

  胖鸟电影是国内一个颇受欢迎的电影资源网站,被封之前,胖鸟电影日访问量约为 20 万,在得知胖鸟电影被并要交 15 万罚款后,用户纷纷自发捐款,仿佛要还胖鸟电影一份「会员费」。

  「资源」在中国互联网上已经成为「盗版电影」的一个心照不宣的代称,胖鸟电影这样的网站提供的不少都是盗版资源,从法律角度来看这种知识产权的行为遭到处罚也无可厚非。

  事实上电影爱好者大概率都看过样的「资源」,不可否认很多人是为了省下一张电影票而观看盗版,但若只是如此,当胖鸟电影倒下,不会有这么多用户怀着「欠星爷一张电影票」的心情来为它筹款和。

  在版权意识逐渐提高、为视频网站付费成为日常的今天,我们不再以看盗版为荣,为什么要还要哀悼一个盗版电影网站的死去?

  在用户发现胖鸟电影无法访问后,电影大 V@猫叔 Mack 在向胖鸟电影小生沟通后披露了事情更多细节,除了确认「胖鸟电影没了」,也了小生被以及需要缴纳 15 万罚款的消息。

  尽管很多网友也质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依旧毫不犹豫给小生打钱,并表示「就算被骗也情愿」,甚至希望自己被骗,因为这就说明胖鸟电影还可能回来。

  很快小生通过个人微博@肥啾电影发表声明,承认了自己著作权的违法行为,也意味着胖鸟电影从此一去不复返。

  虽然小生没有透露具体了哪家片商的版权,但有不少网友认为胖鸟电影关停背后的幕后推手是《绿皮书》的中国发行商阿里影业,这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在上周五正式在国内上映。

  其实在国内引进之前,胖鸟电影等资源网站已经出现《绿皮书》的高清资源,因为这部电影早在去年 11 月已经在美国上映,国内的字幕组早就将「生肉」翻成了「熟肉」,这对于电影票当然会造成不利影响,发行商拿起法律武器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胖鸟电影这这类盗版资源网站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虽然绝大多数资源没有获得版权方授权,但为规避风险,这些资源网站对于正在国内院线上映的电影,会自发下线盗版资源,也是在告诉自己无意片商的利益,或许是想和发行商达成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很多人会说「这些看盗版的人即使没有盗版也不会走进电影院」,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那些为胖鸟电影呐喊的用户大都不在此列。

  这些用户将胖鸟电影这样的资源网站视为「盗火者」,将无数年代久远、冷门小众而又没有被引进的电影带给国内用户,也让他们不用受院线的版,但他们同时表示自己不介意在电影上映后去贡献一张电影票。

  当他们在悼念胖鸟电影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表达对正版资源渠道匮乏和电影引进机制的不满,可这些无论资源网站怎样和盗版「撇清关系」,也不可避免和版权方产生利益冲突。

  一位用户在微博上感叹,从这些惋惜中能看出即便是盗版资源网站也存在着链,如今很多资源网站一点开就会蹦出「大刀砍」的页游和「荷官在线发牌」的澳门赌场,在不少用户看来胖鸟就是一股。

  盗版一直以来都是令很多片商和影院头疼的问题,在今年竞争异常激烈春节档,《流浪地球》、《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和《新喜剧之王》等票前四的影片上映不到两天就流出了高清资源,在各种网盘上快速扩散。

  票冠军《流浪地球》首当其冲,该片制片人龚格尔在年初五表示「保守估算网络盗版观看数量超过 2000 万次」,有以 40 元一张票价折算,《流浪地球》将因此损失 4 亿 – 8 亿的票,而猫眼的预测票也从 53 亿下调到如今的 46 亿。

  在微信。微博、百度贴吧、闲鱼等平台,这些盗版资源以 0.5 元到 5 元不等的价格被售卖,不过虽说是高清资源,影片中不时会出现「澳门某赌场」的弹幕。

  实际上,制作和分销盗版影视资源早已经发展成为一套成熟的产业链。盗版资源的来源主要是影院盗录和拷贝被盗,而销售模式则是基本都是微商式的代理。

  去年火爆的宫斗剧《延禧攻略》在视频网站没更新完,全套剧集就被泄露在网盘。爱范儿也从一位在微信贩卖盗版影视资源的小亮(化名)口中,了解到盗版资源背后一套完整的代理机制。

  小亮表示自己不知道这些片源具体是从哪里泄露的,卖的资源都是从上一层代理处获取,只要缴纳一定代理费就能「入行」。

  成为代理后,小亮被拉到一个微信群,群主会不定时将盗版影视资源的网盘链接发到群里,供各位代理自取,至于这些资源怎么卖,卖多少钱,全由代理自己来定。

  而像小亮这样的代理只处在整个盗版代理的底端,「在微博贴吧上搜到的基本都是我这个级别的代理,在最还有总代理」。

  根据小亮介绍,代理人赚钱的渠道主要有两个,一是售卖盗版影视,二是发展下一级代理收取「加盟费」,不过代理需要缴纳一定「群管理费」给群主才能将下线拉入群。

  整套产业链跟微商无异,甚至有点像传销,而接近「无本生利」的盗版资源倒卖也吸引不少人加入,每次影视资源泄露都是这些代理们大赚一笔的好机会,尽管平台多次严打,但这些代理总是「野火烧不尽」,手持「汁源」在「VX」里向你招手。

  不夸张的说,盗版是有可能对于电影业造成性打击的。电影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盗版,在那个互联网还未普及的年代,盗版光碟的不断蚕食电影票,甚至出现了片商给盗版商交「费」好让盗版能晚几天出街的魔幻景象。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为影迷「盗火」的资源网站反而给了那些以牟利为目的的盗版平台做了嫁衣裳,尽管一些字幕组还会在资源中片头嵌入一段「免责声明」,但实际上不能改变著作权的事实。

  从法律的角度看,犯罪的客观事实不会因为作案的主观意愿不同而改变。在这几年间,人人影视、射手网、悠悠鸟影视、圣城家园、影视帝国、BT 天堂等影迷耳熟能详的资源网站都相继成为历史。

  盗版的不性无需赘述,可盗版却在客观上对电影文化的普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正如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所说:

  这几十年来盗版形式不断变迁,从带、VCD、DVD 到快播、网盘等互联网资源,盗版从来没有在人们的娱乐生活中缺席,而这背后其实也是国人日益增长的文明需求与作品供给不对等的矛盾。

  于是基于 P2P 技术的快播一推出,就因为大大方便了下载盗版资源迅速占领市场,在 2012 年快播的装机量就超过 3 亿,而当年中国网民数量才 5.38 亿。

  这几年随着打击版度加大,以及众多视频网站愿意砸下重金来购买版权,越来越多好莱坞电影和美剧韩综都能在视频网站观看,盗版也有所。

  一方面让盗版更难找,一方面让正版资源更容易触达用户,这条治理径似乎没有问题,可实际上依然无法满足大量影迷的需求,正版资源的获取渠道依旧不够畅通,尤其是一些相对小众的艺术电影。

  大多数艺术电影,如果没有「奥斯卡获影片」的,基本就很难有引进到内地的机会。即便是今年在奥斯卡上那些的《绿皮书》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引进到国内时已经距离全球首映过去了半年。

  而且这两年引进的奥斯卡获电影,很多都会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遭到删减,《绿皮书》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内地上时删减了关于「同性恋」的情节,去年的《水形物语》则给女主角穿上了一件「小黑裙」,小李子的《荒野猎人》也不例外。

  因此很多电影资源网站上都会用「 未删减版」的标题来吸引用户,在 DVD 时代,一些盗版商会通过出品艺术电片来开拓新市场,因为艺术电影比起商业更难获取,可却依然有为数不少的影迷为此趋之若鹜。

  到了互联网时代,像胖鸟电影这样的资源网站承担了这个角色。但背后的原因却从来没有变化,学者 Ingawanij 在研究东南亚电影和盗版间的关系时提到:

  而上述的问题在商业电影也或多或少存在,像 Netflix、HBO、亚马逊等主流热门美剧的播放平台一般国内用户难以接触,腾讯视频这两年同步《的游戏》第和《西部世界》已经是很大突破,但也得接受非完整版的事实。

  即便一些版权期届满,已经进入到公有领域的经典作品,字幕组在翻译作品时也会遇到不少障碍。去年一位字幕翻表示在 B 站上传个人字幕翻译的动画电影《格列佛游记》(1939)和《老掉牙协奏曲》(1943)时,均「因为版权原因而不予审核通过。」

  正是以上这些原因,让人们对盗版电影仍有需求,就像影评人杨时旸所说的,「真正有效的版权方式是正版渠道的正途,盗版的才便于管理,慢慢。否则版权就会变成一个的阻碍的借口。」

  作为一个影视从业者来说我是痛恨盗版的,看似胖鸟的关停对我来讲是件好事。但是我又从胖鸟得到了多少呢?或许很多人认为业内人士对于胖鸟的关停或者更大的清理盗版是赞许的,甚至是狂欢的。但是从业者与这些网站在我看来更像是互相依存的关系,唇亡则齿寒。

  曾经和很多朋友闲聊,国内的影视行业是靠什么赚钱的。其实说到底,在我看来国内的影视行业赚钱无非是依靠了信息的不对等,既是国外早已有的,借助影视行业从业者从新包装搬运到国内。就像中岛美雪支撑了大半个乐坛。举个例子:前一段朋友跟我推荐说陈翔六点半的《铁头无敌》(好像是叫这个名字)算是国内去年还不错的片子,胖鸟影视我看了半小时,问他看过《美味毒妇》吗?豆瓣上7.8分只有六千多人看过的小众片子,除了主人公性别换了,从国内过不了审贩毒换成了国内能过审的收债,其它的几乎没变,连人物关系人设都没有新意,但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呢?曾经的《钢的琴》导演可能没看过《光猪六壮士吗》?

  所以,就是这样,在我看来国内的电影90%以上的电影都能找到国外电影的影子,正是这些网站给了广大的从业者能够学习、借用甚至剽窃的机会。可以说一大部分从业者的眼界都是这些网站给的,如果没有了这些网站国内的创作水平要不了几年就会走下坡,这就是唇亡齿寒,兔死狐悲。

  回过头来说是谁给了信息不对称的机会?是谁让盗版屡禁不绝?如果都是的随时可以看到任何资源我们还会对这些网站依存度这么高么?这,才是要解决的问题

  我有爱优腾三家视频网站和小米电视的年度会员,院线电影如果时间没赶上看,它只要能够上线个月以后在视频网站上看;

  我有喜马拉雅、凯叔讲故事的年度会员,无论是我听相声还是儿子听故事,都不用跑到上去找分享资源;

  我用的印象笔记、百度云盘、有道云笔记都有会员,office等办公软件都是花了钱的正版,因为我相信,提供这些服务的人挣了钱,才能有更好的产品,和我们更好的使用体验。

  但是,2019年已看片单里的《谁先爱上他的》、原版的《死侍2》、各种乐高DC动画大电影(未在国内上映的那些)都是胖鸟上下载看的。更不用提众多的美剧了。

  因为,不这样,我想看的这些,看不到。甚至我都特意去影院又看了一次《死侍2我爱我家》,算是给片方付钱,可原版的我还是要下载啊。

  其实到了我这个年纪,真的不像年轻的时候,可以花好多时间在网上慢慢找资源,再慢慢的下。我真的感谢像胖鸟这样的分享网站,可以帮我整理、分类、关注着那些我关注的内容,然后推送到我面前,我只要去享受电影艺术的快乐就好。我愿意给它付钱,总比花在乱七八糟的地方好吧。

  P.S.文章 - 伊本·莫格勒: 网络党宣言一个幽灵,信息的幽灵,在跨国资本主义中间游荡。[强调知识产权的跨国企业、审查机构]关于知识产权的言论,只不过是试图在必然的变革中保留他们不正当的。任何人、每个人都可以从所有的作品和文化中获益:音乐、美术、文学、技术信息、科学、以及各种形式的知识;由不平等和地理隔离所造成的屏障得以消散。从前的地区与地区之间、国与国之间的隔离和自给自足,也被全方位的交流和人与人之间的普遍依赖所取代。这不限於物质产品,知识产品亦是如此。个人的智力创作可以成为共有财产。

  资产阶级的所有权体系要求按支付能力分配知识和文化。虽然互联网技术的出现使得一些不同於资产阶级所有权体系的传统得以存活,其中包括创造者和支持者之间的自愿结盟,但这种自愿结盟参加一种不公平的竞争,因为它不得不与那种资产阶级所有权所统辖的、具有支配性地位的大众传媒竞争,而大众传媒的所有权体系正是以侵占大家在电磁频谱中的公共为基础的。在数码中,知识生产的工人阶级——艺术家、音乐家、作家、学生、技术员、以及试图通过和修改信息来改善生活境况的人——他们认为可行的与资产阶级他们所接受的价值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冲突,这一冲突一旦被激进,就势必产生新的阶级意识。这种新阶级意识的自觉性,就是所有权的前提。

  要各种观点和思想的所有权,就要求技术,这也意味着言论。国家的力量会被用来创造与分享。

  6.创造性劳动的。7.实现在公共教育体系的一切领域,让所有的人都平等地、地获取创造的信息和所有的教育资源。

  上周五,陆续有网友在微博上表示胖鸟网出现无法登陆的情况,不久后,网站创始人小生被“”的消息也开始扩散。在经历了“众筹交罚款”等风波后,小生于次日(3月2日)发表微博称

  如今胖鸟倒下,则再次将这种矛盾的心理给放大了:刚刚过去的春节档里,人们盗版的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涨;可转过头来,一些影迷又纷纷开始为胖鸟的关闭发声。在这种矛盾中,“应不应该打击盗版电影资源”,这样一个看上去毫无讨论必要的问题,在中国的电影文化里,却逐渐演变成了看起来无解的“困局”;但是随着国家对文化产业的重视逐步加深,反盗版又终将会作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被摆到台面之上。

  到了大年初三,部分影片甚至已经有1080P的高清资源在网上售卖;更叫很多从业者惊讶的是,像《流浪地球》这样的3D电影,甚至出现了2D转制的盗版资源。(点此阅读:《流浪地球》《飞驰人生》等多部影片高清盗版,票损失预计超过10亿元)

  而与此同时,春节档大盘的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7天58.4亿票,同比去年春节57.7亿微增1.2%;场次高达289.6万场,同比去年的234.5万场增幅高达23.5%;但是人次只有1.31亿次,胖鸟影视相比去年的1.45亿人次下滑9.7%——虽然票还是创下了历史纪录,但这样的结果显然不能满足包括在内,各方对于今年春节档的期待。

  春节票下滑的因素有很多,盗版也确实是其中之一。“根据往年经验,院线期热门单部影片的平均侵权总量在3万条,若2019年单部影片平均盗版量控制在2万条,平均每条点击量约为1000人次,则8部影片总量约为1.6亿人次,若其中按10%去影院观看估算,结合电影票50元,可初步估算春节的票票损失为8亿元。”某反盗版人士向毒眸表示,即使保守估计,影院和片方的损失也是巨大的。

  的确会有无论怎样都不会去看的人,但也有很多摇摆观众,盗版的出现其实左右了这部分人的选择。只不过盗版的损失确实没有太绝对的算法,更多时候只能是片方根据心理预期进行估算。

  考虑到刚刚过去的2018年里,整个电影大盘的增速已经大大放缓,全年票和观影人次增幅分别只有9%和5.5%;虽然2月创新高,但是春节档几乎没有增长,而今年1月的票更是只有33.68亿(同比下滑了近32%),如果不能够住各类不稳定因素,今年总成绩想要再创新高,必然压力不小。因此,反击盗版的重要性便凸显了出来。

  除此之外,另一个无法忽视的因素在于,此时正值中美磋商的关键节点,而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是此轮中美摩擦中博弈的焦点。众所周知,去年中美贸易的起源之一,正是美国对于中国知识产权的,因此如何解决知识产权问题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将很大程度上决定此次中美磋商的最终。而就在2月21日中美双方最新一次磋商结束后,发文称:“(双方)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以及汇率等方面的具体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双方将按照两国元首确定的原则和方向加强沟通,共同做好下一步工作。”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点上,国家对于盗版的和管理,必然不会有所松懈。

  当然,这些内外因素都只是加速了打击盗版网站的催化剂,过去几年里,国家对于盗版的打击力度其实一直在有所提升。从2009年下发通知,要求资源网站办理《视听节目服务许可证》、使BT China等网站关停开始,资源平台的“阵地”就不断在缩小。

  2013年11月13日,包括优酷土豆、搜狐视频、乐视网、万达影业在内,多家正版视频网站及版权方们联合发布了“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宣言”,并将百度、快播提讼;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分别对百度、快播作出罚款币25万元的行政处罚;第二年的6月,快播再次因盗版侵权被开出当时史上最高的侵权问题罚单,罚款2.6亿元,CEO王欣也因此。

  2014年,国家版权局等多部门联合召开全国版权执法监管工作座谈会,启动第十次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的“剑网”行动。

  当年12月,曾经因更新海外影视资源速度快、字幕翻译水平高而受到追捧人人影视,因涉嫌未经人许可、通过网络大量影视作品和字幕作品而关闭,直到2015年转型美剧社区才再度上线;

  悠悠鸟影视、圣城家园、影视帝国、伊甸园影视……在这一轮轮的整治当中,曾经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一个个成为了历史。如今位数不多还有些名气的胖鸟倒下,不仅仅宣告了其自身的历史的终究,某种程度上也宣告了资源网站时代的幕布正在缓缓落下。

  被封不是正常的吗?有人说他的利润微薄,主要是热爱电影服务影迷,但是法律没有微薄不微薄这回事。”胖鸟被封后,一位从业者向毒眸表示,打击盗版于情于理都是正常的。

  但并不是所有从业者都认可这样一种情绪。亦有部分从业者向毒眸表示:“作为这个行业里的人,我很能理解打击盗版的意义,也支持国家去知识产权;但作为影迷,当我知道胖鸟没了之后,我还是会觉得失落。”

  这样一种有些暧昧,甚至矛盾的情绪,在非电影从业者中间表现得尤为明显。过去几天里,为小生众筹交罚款的呼吁、“悼念”胖鸟的声音一直在各大社交平台上扩散,《中国新闻周刊》主笔杨时旸更是发文发问:“我们从不以看盗版为荣,但我们哪里去找正版的渠道?”实际上,这种情绪并不难理解,

  上世纪80年代,作为很多中国观众接触海外(包括)电影的重要形式,厅开始兴起。虽然在留存下来的文字、影像记录里,“厅”二字时常和“”、“混乱”等联系在一起,可对于那一代中国观众来说,这却是一块难得的“土壤”。时评人韩皓月就曾在《我的厅往事》里写过:

  出于对这块“天空”的,1997年韩皓月自己开了一家厅,开始每晚播放盗版电影。有一次,他花费50元巨资买来一张枪版的《泰坦尼克》,结果那晚厅里人满为患:“盗版的《泰坦尼克》画质……但奇怪地是,无论后来看高清还是的视频资源,所带来的震撼感都完全比不上当年的盗版。那种集体观影时的全情投入,杰克与露丝最后的告别,以及悠扬的音乐,制造了一种奇妙的氛围……”

  也正是这块天空,在那样一个娱乐内容匮乏的年代里,了一代代中国电影人。

  贾樟柯、宁浩、韩寒等,许多如今活跃在一线的电影导演们,都曾是厅的常客,并在这里爱上了电影。

  若干年后,韩寒甚至还将当时对于厅的记忆放在了《乘风破浪》里:男主徐正太决定大规模扩建厅,因为他判断电影院一定会,未来一定属于厅。

  但厅终究还是了,不过击垮它的不是电影院,而是另外一类曾大肆衍生出盗版的产品VCD与DVD。90年代末期到21世纪初,家用VCD机和DVD机开始大规模普及,很多观众不用再去到昏暗、拥挤的厅里,在家就能欣赏到全世界各地的——当然,比起动辄数十上百元的正版碟,10块5张的盗版碟才是很多人的首选。

  “不光是没有版权意识的问题,在我们那个小地方连电影院都没有,我甚至没有电影院的概念。

  ”一位电影从业者告诉毒眸,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以为电影就是得租碟子才能看的。“有一次同学给了我一张枪版的《哈利·波特》DVD,画面晃得不行,翻译得还很烂,但我还是看得很起劲。”

  此时正值中国电影产业开始起步的阶段,盗版光盘的出现自然会行业的成长,于是便招来了诸多反对的声音。作为当时国内商业电影的领军人物,冯小刚是受盗版最严重的人之一,他的好几部作品刚一上映,没两天地摊上就满是“冯小刚新作”。为此在《大腕》里,他还借葛优之口了盗版VCD和设备商,若干年后他本人更是直接:“看盗版的猪狗不如!”

  但也有创作者看到了盗版在当时的意义,贾樟柯就曾说过:“在当代商城附近的一家商店,我同时买了两张VCD光盘。一张是爱森斯坦的《战舰波将金》,一张是奥威尔斯的《凯恩》……当车过大钟寺附近楼群里的那片田野时,突然意识到我用几十块钱,就把两个的两部杰作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心里猛然的一阵温暖……对盗版我有一个比较宽容的看法,因为我知道除了所谓专业人士之外,那些电影资源是被屏蔽的……我觉得电影资源的对中国人的改变还常大的。

  用电影学者戴锦华的话来说,“盗版资源喂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品味”;而杨时旸则说过:

  就在盗版DVD最为兴盛的2004年前后,资源网站就已经开始兴起。随着电脑取代电视成为很多人主要的娱乐媒介,加上国家打击盗版DVD的力度逐渐加强,成本更低廉、更方便的资源网站开始成为盗版电影的主阵地,这才有了胖鸟、人人等平台。

  而今胖鸟等虽然消失了,但盗版却早就已经扩张到网站之外的生态里,形成了一套完成的产业链:QQ群消息不断地提示着,除了群主直接甩出的电影完整版视频,还有各种各样自建的网站可以观看最新影片;二手平台的卖家们给求资源的买家百度网盘链接,微信卖家们则在内部群里第一时间发布影视资源……

  事实上,今年春节档盗版之所以如此,正是借助了微博、微信等更难被监管的平台,才得以大肆。

  一位经常下载盗版资源的观众告诉毒眸,只有遇到特别想看的电影才愿意花钱去看,否则为了一部普通的影片花上三四十块挺不值得的;还有人甚至表示:“如果有一百块,我宁愿去打牌,也不想去电影院看电影。”相较之下,另一部分“盗版的支持者”,则显得有些“无奈”。胖鸟关闭后,一位资深影迷向毒眸解释了自己的心情:“我是一个尊重版权的人,到现在连摄屏都没干过,能在影院看到的片子不会错过一部,我在胖鸟上寻找的往往是冷门片、参赛片或者老电影。

  拓普智库显示,2018年在中国院线上映且有票入账的新片一共有508部,即使各大流平台如今都在加紧版权采购,可目前国内观众能接触到的正版影片仍然只是整个电影世界的冰山一角。再加上审查等原因,很多影片都会遭到些许的删减,这些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促使部分观众选择盗版。

  “(胖鸟被关后)影迷的点,并不一定是支持盗版,而是本能的对现有正版的不信任。尤其是国外电影的引进上,无论是院线还是视频网站,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会看到和谐版’。所以从文化性上来讲,盗版的‘保质保量’更为影迷接受。”微博某电影大V告诉毒眸。

  从大的角度来说,如上文所言,时下正值中美谈判、磋商的关键时间点,知识产权问题将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公信度。

  过去被难、取证难所困扰的院线和制片方态度变得越发强硬,不少企业之间已经成立反盗版联合组织,共同对侵权事件进行上诉;此外,优酷、爱奇艺、腾讯等头部视频网站竞争越来越激烈,它们大量购入正版作品,也使其对于版权的重视程度不断加深,进而使得一些过去处在灰色地带的影片,更容易出现侵权的风险。

  可以预料到的是,只要需求还存在,盗版产业就一定会不断“死灰复燃”,甚至拥有更多的形式;但同时,国家对于盗版的打击力度一定会越来越强、监管一定会越来越严格,双方的博弈也会不断延续。在需求和供给间还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平衡点之前,对于整个版权市场来说,胖鸟的落幕绝不是一个句。

  在没有的前提下谈版权是多荒诞的事情不用我赘述,当然这个向来盛产现实题材的荒诞喜剧自然有其原因。

  胖鸟是鼓励用户自己上传资源换积分的,其中大部分资源组的后缀都是国内外有名的组/字幕组的资源。有些人说得很对,封了我也还有大把站点,甚至是圈内最高贵的PT会员。

  哦?哪又怎么样呢?你我是硬核多年的老影迷,所以普通观众手里没木头就活该吃生肉病死?

  一部作品理论上(不要拿制片压过导演或个人原因的删减抬杠)的每一个镜头都是是导演所认为他/她需要给观众看到的镜头。我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手段是越来越高明了,从最早的生猛剪刀手到现在的局部放大,替换镜头,时长已经可以将差距控制在秒级别。(网络上的时长信息一般不会精准到秒)

  昨天与一网大导演在微信群里吵了四个小时,深深感受到无力。某些入了行的创作者现在开始声讨小生是

  这事情诡异的就在于,知道是盗版,知道有版权问题,还是必须要下载。一边下载,一边发现胖鸟有很多正在上映的热门影片资源,心里就暗暗的担忧。

  比如《的游戏》,每一集都下载最快的资源,生肉先啃一遍,看美剧多年,大部分的对白能蒙得差不多,但出了高清和高质量的字幕之后,必然还是要下载再看一遍。有人说企鹅不是有正版吗?尽管我是企鹅会员,但我从来没看过企鹅正版的权游,因为我相信HBO的剧,在企鹅是不可能看全的。

  比如2017年的科幻《异形:契约》,在电影院看完了IMAX,回家默默的打开电脑,再看一遍盗版。别问我为什么,对于一个以恐怖气氛出名的系列,将恐怖镜头全都剪了,也是太了。

  所以,诡异的是什么?咱不是买不起票,该花的钱咱们一分不少花,但是买了那个票,能给我看个全乎的东西么?

  当然,像这两个例子还算好的,就算被剪残了,起码还有引进的一个壳。还有很多没有引进的剧怎么办?我想花钱也没个地方花呀?

  盗版完全消失的主要问题是:普通人会大量减少各种作品的观看,转而去看免费的、商业的(通常也是垃圾的)作品。

  而未来,品味将是人的稀缺特质,不会再有人能推荐出真正优秀的作品(因为看很多作品才有品味,而那是很贵的

  而成天吃的大众,将察觉不到自己每天都在吃屎,(因为没多少人吃过米饭,周围人谈论的都是各种屎)。 至于掌握了大众品味的资本:“喂那些人屎就好了,干嘛要做米饭呢? 做一锅米饭很花钱的好吧?”

原文标题:胖鸟影视如何看待2019年3月1日胖鸟电影被关站? 网址:http://www.anxietymagicpill.com/zuixinxinwen/2020/0121/231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轰轰烈烈新闻网 www.anxietymagicpill.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